国家语委科研机构
 
国内语情
上海话里“喥”与“踱”
【2018-08-05】

 

            上海话里”    / 叶世荪

                                《 新民晚报 》 2018 8 5 20

喥字在《现代汉语词典》中已经看不到了,上海话读音和“独”相同,读入声。《广韵》:“徒落切,口喥喥,无度”;《集韵》:“喥,言无度也”。

上海人把傻愣愣、不明理、不乖巧的人,成为喥头。清代翟灏《通俗篇·言笑》:“世俗有云喥头者,正谓出言无度人也”。嘉定、张江、周庄等地方志中也有类似的记载。上海话有不少含此喥头的熟语。《上海俗语图说》:“具有喥腹脾气的人,便称之为喥头”。是说喥头就是不合群、缺心眼的人。《上海方言的熟语》:“搿个人喥头把戏个盯牢我看”。意即此人傻里傻气地盯着我看。清代吴语小说《九尾龟》:“勿壳张格位方大少着实有点喥头喥脑”。意思是说,这个方大少爷真有点呆头呆脑。其他还有:“喥腹心思”(打如意算盘)、“喥腹棺材”(骂人傻瓜)等。

因为这个字的不够普及,喥常被写作:毒、独、踱、铎、跢等。

却说这个踱字,和“言无度”、祸从口出的“喥”不同。从字形上看应与脚(足)有关。事实上它在古汉语中也的确另有他用。其一是表示赤足踏地。在《乐府诗集·读曲歌》中:“揽裳踱,跣把丝织履,故交白足露”(大意是:撩起裙子在徘徊漫步,赤脚手拿丝织鞋,有意教白足露出来)。《广韵》注曰:“徒落切,音铎,跣足踏浪也”。其二是表示慢步行走。《水浒传》第四回中写道:鲁智深“信步踱出山门外立地,看着五台山,喝采(彩)一回。”清道光年间编制的《象山县志》说得清楚:“急行曰條,缓行曰踱”。上海人也把拿着架势走方正端庄的慢步,叫做踱方步。沪剧《罗汉钱》讥讽瞎做媒人的五婶:“跑来好像滚冬瓜,真像老母鸡在踱方步”。总之这些“踱”都和走路有关。

 
国家语委科研机构
管理维护:国家语委科研机构秘书处(国家语言文字政策研究中心)
中国语情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
国家语言能力发展研究中心
中国外语战略研究中心
秘书处地址:上海市徐汇区茶陵北路21号 邮政编码:200032
Copyright 2015 © 上海市教育科学院国家语言文字政策研究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