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语委科研机构
 
国内语情
表情包过剩的时代
【2017-11-09】

 

双语汇                   表情包过剩的时代    曾 于 里

                                     《 上观 》 2017 11 9

当表情包严重过剩,以至于我们在丧失严肃表达的能力时,这就需要警惕了。毕竟,语言不仅关系到表达,也关系着思维和表达的主体,浅薄的语言,只会造就浅薄的个体。

几日前,去拜访初中时候的恩师,其间他跟我说起了一个苦恼,就是他感觉自己“落伍”了,常常不知道该怎么跟学生在手机上进行交流。最典型的例子是,现在学生都喜欢用表情包,有时他苦口婆心劝告学生几句,学生啥也不说,回一个表情包;表扬或批评学生几句,他们常常也是发来一个表情包。老师说,表情包简直是结束聊天的“利器”,学生发“包”,他都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回应;这不是对话结束,而是沟通中止了。

1982年,美国卡耐基·梅隆大学的斯考特·法尔曼教授在计算机科学社团首次使用了符号:-)。人类历史上第一个表情符号就此诞生。教授肯定不会想到,他当时的这个无心之举,会在日后引起一场波及全球的表情包运动。

2015年,《牛津词典》史无前例地选择笑中带泪的emoji表情作为年度汉字。emoji一词,来自日语词汇“绘文字”,是日本在无线通信中所使用的视觉情感符号,绘指图画,文字指的则是字符,可用来代表多种表情,如笑脸表示笑、蛋糕表示食物等。据《牛津词典》网站消息,科技公司SwiftKey通过数据分析了全世界范围内最受欢迎的emoji表情,由此得出,2015年在全球范围内,“喜极而泣的笑脸”是使用最多的    emoji表情。

不过,在中国的互联网上,仅仅懂得使用emoji是不够的。更受年轻人欢迎的,是另一种更为复杂的“绘文字”,即表情包。与emoji一样,表情包也是用图片来表达感情,但不同于emoji的中心化、统一化、数量有限(比如它们是系统自带的),表情包是去中心化的,它可由网友自行创造,他们以时下流行的明星、语录、动漫、影视截图为素材,配上一系列文字,就创造出了新的表情包。因此,表情包更为丰富、多元、个性化。

表情包一经诞生后,就统治了中国年轻人的社交圈。尤其是出生于1990年代以来的中国年轻人,他们的社交方式是所谓“天可不聊,图不可不输”,几乎任何对话都会出现表情包的身影。

就积极意义来看,表情包不失为一种新的语言补充,也的确具备一定的叙事功能。美国学者L·伯德惠斯特尔估计,在两个人传播的场合中,有75%的社会含义是通过非语言符号传递的。专门研究非语言符号的艾伯顿·梅热比也曾提出公式:沟通双方互相理解=语调、语速(38%+表情、姿态(55%+语言内容(7%)。日渐丰富的表情包可涵盖表情、姿态和语言内容,具备了独立进行一场完整叙事的功能,所谓“一图抵千言”,更贴近人际沟通的需求。加之随着技术发展,表情包的创作和开发门槛降低,人人都可以成为表情包的创作者,更推动了表情包的流行。

只是,随之而来的问题是,表情包从语言的补充,发展到喧宾夺主、严重过剩。不少人患上了“表情包依赖症”,开心了,发一个表情包;难过了,发一个表情包;尴尬了,发一个表情包;不知道怎么应对了,发一个表情包;不想跟对方进一步聊天了,发一个表情包;无聊了,发一个表情包;想缓和气氛了,发一个表情包……当我们所有的情绪,开心、亢奋、激动、愤怒、绝望、无助、失望、恐惧都用表情包替代时,我们就越来越不会说话了。

一方面,表情包助长了我们表达的惰性,削弱了我们的文字表达能力,久而久之,靠它可以含糊应对的事情,我们就懒得用语言说清楚。表面上看似乎这也是在交流,可实际上我们不过是在“打太极”。这也是为什么我的老师说,“这不是对话结束,而是沟通中止了”。另一方面,相对于语言表达的无穷无尽,表情包总归是有限的、制式化的,当我们的表达依赖于千篇一律的表情包时,我们表达出来的东西也随之制式化了。开心了,不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或“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而是同一个大笑的表情包;依依惜别时,也不再是“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而是同一个大哭的表情包。

与此同时,表情包的过剩也助长了娱乐恶搞之风。很多表情包都带有恶搞属性,配图和文字的强烈反差,具有引人发笑的效果。在这种恶搞之风影响下,任何图片都可以成为制作表情包的素材,之前被广泛批评的盗图纪录片《二十二》的“慰安妇表情包”,就是这么出现的。

表情包再过剩,它终究是“狭隘”的。再丰富的表情包,都无法直观表达出“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的意境,遑论“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的思考;有时一个表情包胜过千言万语,但千万个表情包却依然无法代替一位老师对学生的拳拳关爱。把表情包当做一种新的语言补充,未尝不可。但是当表情包严重过剩,以至于我们在丧失严肃表达的能力时,这就需要警惕了。毕竟,语言不仅关系到表达,也关系着思维和表达的主体,浅薄的语言,只会造就浅薄的个体。

 
国家语委科研机构
管理维护:国家语委科研机构秘书处(国家语言文字政策研究中心)
中国语情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
国家语言能力发展研究中心
中国外语战略研究中心
秘书处地址:上海市徐汇区茶陵北路21号 邮政编码:200032
Copyright 2015 © 上海市教育科学院国家语言文字政策研究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