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语委科研机构
 
国际语情
家里的中文课
【2017-07-07】

 

     家 里 的 中 文 课        黄 诗 雅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17 7 7 9

海外“华二代”体内流着华人的血,却生长于非华语的世界。随着“中文热”的持续升温,“华二代”中学习中文的人数越来越多。每个人学习中文的途径各异,在家中通过和父母的交流学习中文便是其中之一。

自称“文字转换器”

吴子嫣自小在英国和新加坡长大,父母亲从香港移民到英国,因此她一直都是用粤语跟家人沟通。吴子嫣曾有一段时间正式学习中文,那是在她小学的时候,他们举家搬到新加坡居住,她就在学校里学习汉语普通话。通过学习,吴子嫣掌握了中文的读、写、听、说,但她笑言自己中文水平还未达到“母语”的程度。

“我可以轻松地用中文与人对话,但有时候很难具体向人表达清楚细节。”吴子嫣说。她会把握机会使用中文,例如用中文跟家人和华裔朋友交流,以及到使用中文的地区旅游时,用中文与当地人沟通。

“众所周知,中文是世界上最难掌握的语言之一。”吴子嫣笑说。即便如此,她在外国的英语环境下仍然努力学习中文。她以“文字转换器”(code-switcher)自称,她的中文发音不但没有受到英语的影响而变得不标准,反而能够模仿不同地区的中文口音。加上一张中国人的脸,一般人很难发现她是在外国生活的“华裔二代”。吴子嫣曾到台湾旅行,因为一口流利的汉语普通话她被误认为是当地人。吴子嫣也曾到北京一家非盈利机构实习两个月,此时她能说出一口北方腔的普通话,又被误认为是当地人。

带口音的中文

跟吴子嫣相似,从小在澳大利亚长大的韩芷莹也是在家里学习中文。她坦言打从襁褓里直到长大后,父母都用中文与她沟通。由于父母是广州人,韩芷莹会讲粤语,她也会用粤语跟祖父祖母沟通。

对于韩芷莹而言,口音成为她学习中文的一大难关。粤语共有9个声调,而普通话只有4个声调,相互转换并不容易。现实中,英文则是韩芷莹最常使用的语言,她的家人和朋友有时会告诉她,她的中文带有英语口音。有时候韩芷莹也发现自己讲中文会不自觉地使用英语语法,她意识到后会立刻纠正过来。

了解语言背后的文化

据相关数据显示,以前在国外,不少华侨华人总担心孩子的英文不够好,时刻让孩子学英文。但是在2000年后家长们越来越支持孩子学中文。有专家表示,对“华二代”来说,学习中文,家长的引导作用不可忽视,唯有让孩子认识到中文背后的文化魅力,才能让他们找到兴趣,进而才有学习的动力。

吴子嫣和韩芷莹都认为,学习中文让她们更深入地了解了中国文化。吴子嫣坦言中文就是自己的文化,因此身在海外也要学习中文。她觉得中文是一种奇妙的语言,在中文里有很多表达都充满着诙谐色彩,假如自己不懂得中文,需要由别人来翻译,那就无法体会中文里的幽默。

韩芷莹则认为语言能够体现文化的精妙之处,特别是通过文法、语源、字词的引伸意义等可以感受这种精妙。随着中国的发展,吴子嫣和韩芷莹都认同掌握中文绝对是一大优势,而曾在北京实习的韩子嫣更表明自己想到中国工作和发展。

 
国家语委科研机构
管理维护:国家语委科研机构秘书处(国家语言文字政策研究中心)
中国语情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
国家语言能力发展研究中心
中国外语战略研究中心
秘书处地址:上海市徐汇区茶陵北路21号 邮政编码:200032
Copyright 2015 © 上海市教育科学院国家语言文字政策研究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