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语委科研机构
 
国际语情
谁为疾病命名?
【2017-06-14】

 

           谁 名?     Laura Spinney  劳拉·斯平尼

                                  《 参考消息 》 2017 6 14 12

还记得“那不勒斯士兵病”吗?就是将近100年前席卷全球、导致三分之一的人被感染、5000万人殒命的恶性流感?或许不如道,但你肯定记得西班牙流感,这是这种传染病更广为人知的名字。“那不勒斯士兵病”是西班牙人的叫法,源于当时在当地音乐厅里演奏的一首简单易记的曲调的名称。他们知道这场灾难的起源不在自己国内,因此理所当然地拒绝背这个黑锅。

西班牙流感在为疾病命名的坎坷历史上具有标志性意义。1918年,世界正处于战争中,交战各方对媒体进行审查,不希望打击人民的士气。然而,西班牙在这场中是中立的,首批流感病例在这里出现时受到广泛报道。这种疾病在美国已经出现了两个月,在法国也已流行至少几周时间,但是那个消息没有出现在它们的报纸上。世人渐渐以为这种疾病从西班牙传出,而其他国家乐于转嫁罪责的宣传者鼓励这种看法。

对疾病的命名不仅关乎准确称呼一种新的生命威胁,而且还关系到政治和寻找替罪羊的人类需要。人们一直在不间断地尝试消除这一过程中的主观因素。世界卫生组织、粮组织和世界动物卫生组织这三个联合国机构在传染性疾病的命名上发挥着尤其重要的作用,这种疾病的传播是边界挡不住的。世卫组织颁布的《国际疾病分类》长期以来—直负责为所有人类疾病定名。2015年世卫组织提出了一套经过更新的传染性疾病命名指导原则,传染性疾病是对人类生命的最主要威胁。

2015年前的命名机制令人担忧。一个问题是最初阶段人们对一种疾病几乎一无所知,然而需要起个名字,因为很难与—种不知其名的威胁作斗争。2012年在沙特发现了首例中东呼吸综合征病例,但是三年后韩国也爆发了这种疾病。莱姆病的名字源于1976年首次发现这种病例的康涅狄格州的莱姆镇,现在这是整个北美以及欧洲和亚洲都存在的问题。

互联网的出现让问题变得更加复杂,因为疾病的名字有可能比疾病本身传播得更远更快,特别是考虑到给出第—个名字的人很可能是一位政府部长、官员或者记者,而非疾病方面的专家。

根据2015年的指导原则,传染性疾病的名称将不再突出地点、物种或者以性别、宗教或文化特征定义人群。这些名称也不再包含诸如“未知”或者“致命”等令人恐慌的字眼。诸如“裂谷热”或者“军团病”等绰号不会再满天飞,虽然已经固定下来的名称不会再变更。

据世界卫生组织说,疾病名称自此以后将利用一般描述性词汇。这其中可能包含症状——例如呼吸性疾病,或者水泻,疾病名称可能会指明受感染人群,但会使用中性词汇。疾病名称中可能会包含季节和身体系统,比如心脏和神经系统。

世卫组织希望,停止使用具有政治意图的名称将改善公共卫生。毕竟,错误命名一种疾病带来的影响有可能是毁灭性的。2009年的流感最初被称为猪流感。这种流感事实上是由人而非猪传播的,但是埃及政府仍然下令屠宰大部分属于科普特少数民族的大约  30万头生猪,希望以此阻止这种传染病,但却是一种受误导的做法。    (刘晓燕译自英国《万古》网络杂志523日文章)

 
国家语委科研机构
管理维护:国家语委科研机构秘书处(国家语言文字政策研究中心)
中国语情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
国家语言能力发展研究中心
中国外语战略研究中心
秘书处地址:上海市徐汇区茶陵北路21号 邮政编码:200032
Copyright 2015 © 上海市教育科学院国家语言文字政策研究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